收費後對方不給發票,攤販與其理論,並質疑其身份
男子(圖左戴眼鏡)自稱受居委會所派收費.

面對記者,居委會的張主任承認收費是交到居委會,並稱不給發票是為了規避風險
  門頭溝劇場東街早市兩男子按攤收費每天10元包月200元過路

  “主任”幫證身份

  記者暗訪-- 占路市場居委會派人收錢
  門頭溝區門頭溝劇場東街有個自發形成的無照占路市場長期存在,《法制晚報》記者調查發現,劇場東街社區居委會(以下簡稱劇場東街居委會)並沒有制止,反而組織人以“自管會”的名義對占路商販收費,並不給任何憑證。
  村民爆料

  早市賣核桃不交錢就要轟走
  門頭溝軍莊鎮灰峪村村民劉鑫(化名)向本報反映,3月13日他拉著300多斤核桃、梨來到劇場東街早市銷售,剛剛把攤支好就有人過來,讓他馬上把地方騰出來。他問為什麼?對方說這地方是自己的,交費了。
  劉鑫有些奇怪:這不是自發(形成)早市嗎?怎麼還有人收費?對方說:“過會兒你就知道了。”於是,劉鑫只得將攤位擺到街西頭一個單位門前。
  早8時許,來了一高一矮兩個男子,自稱是社區居委會的,讓劉鑫交10塊錢“管理費”。劉鑫對收費提出疑問,對方有些不耐煩地說:“不交就收攤走人!別賣了!”說著就要動手。
  這時旁邊的商販趕緊出來打圓場,讓他少說幾句。就這樣,在其他商販的勸解下,劉鑫不情願地拿出10元錢交給對方。事後他將劇場東街占路市場收費的情況向門頭溝城管大隊進行了舉報,值班人員答應調查一下,有什麼問題再與他聯繫,就再也沒有消息了。
  記者調查

  男子來收費自稱居委會許可
  根據劉鑫的反映,3月26日,記者來到了劇場東街進行調查,這條東西走向的大街,長約400米。大街的東頭是門頭溝濱河公園西門,西頭是門頭溝門城鎮新橋大街。劇場東街是一條城區街道,過往行人、車輛較多。
  記者對該占路市場攤位進行了統計,長期攤位約30個,臨時攤位約65個。
  長期攤位擺放的位置在劇場東街的東部,臨時攤位大部分聚集在劇場東街的西部。
  根據此前觀察,收費的兩名男子每天都會在8時左右出現然後逐攤進行收費。
  為了拍攝到對方收錢的現場畫面,記者選擇了在劇場東街占路的一個賣大蔥攤位旁進行蹲守。
  上午8時許,劉鑫曾經描述過的兩名收費人員出現了,他們自東向西開始收費。
  很快,兩名收費男子來到記者蹲守的攤位前,示意攤販交費。
  攤主老滕問多少錢,對方一名戴眼鏡的男子說:“十塊。”
  老滕不太情願,但還是拿出100元錢讓對方找錢。
  在對方找錢的時候,老滕問:“誰讓你們收費的?有收費證明嗎?”
  “居委會。”戴眼鏡的男子說:“不願交錢就別擺了,走人!”對方說著找給老滕90元錢。
  居委會副主任出面證實收費
  交錢後,對方沒有給任何憑證,老滕提出要收據,對方表示沒有。
  老滕有些不甘心,指著旁邊等著買蔥的人說:“人家給我錢我還得給人家一把蔥,你收錢什麼也不給,這算什麼?”
  戴眼鏡男子聽完老滕的話,沒有多說什麼,竟然退給老滕5塊錢。
  正在這時,一輛小轎車自西向東駛來,停在記者所在攤位前,車窗玻璃降下後一名男子大聲沖戴眼鏡男子說:“不是讓你們戴標嗎?你們幹嗎不戴?”
  戴眼鏡男子告訴記者:“這是居委會李主任,錢是居委會讓收的。”於是,老滕轉向這位被稱為李主任的男子問:“你是居委會的?錢是居委會讓收的?”
  “錢是居委會讓收的。”對方指著戴眼鏡的男子說:“他們是自管會的,收錢交給居委會。”
  隨後記者在劇場東街居委會辦公室牆壁的公示欄中看到了該男子的照片,該男子叫李維忠,是居委會負責綜合治理的副主任。
  記者從其他小販的口中瞭解到,收費的這兩個人原來也是小販,在該占路市場擺攤賣菜,去年六七月份開始在該市場收費。至於誰讓他們收費、收費後是私分還是交給哪個部門,小販們說法不一。
  記者從劇場東街占路市場鮮肉攤位(該早市唯一一個鮮肉攤)瞭解到,長期攤位每月200元,臨時攤位每天10元。
  早市占道居委會不負責清掃
  在劇場東街早市,記者時常看到戴著黃色袖標的“垃圾分類督導員”轉悠。開始還以為他們是負責早市清掃的,但是後來記者從居委會瞭解到,早市占的這條街是一條市政街道,由環衛部門負責清掃,居委會不負責清掃。
  暫住門頭溝大峪的菜販小胡,對早市亂收費很有意見,2013年11月1日,曾在“百度吧”發帖舉報,引起一些人的共鳴,後記者在網上找到小胡發的舉報帖子。
  小胡說居委會組織成立了一個早市“自管會”,所謂“自管”就是自我管理的意思。“什麼自管?其實就是以此名義向大家收費!”小胡這樣抱怨道。
  居民聲音

  堵路生噪音屢次反映無效果
  記者走訪時發現,旁邊居民樓的居民對這個早市是罵聲不斷,因為每天早市營業時正是清晨6時,周圍的人還在睡覺,商販們就陸續來到劇場東街占路市場擺攤,除了大聲說話、叫賣,還不時有噪音極大的農用三輪車開來卸貨。
  京煤集團退休職工孫師傅家鄰近劇場東街占路市場,他說占路市場嚴重影響了周圍居民的生活,給大家出行造成了極大不便。
  他每天早晨都要和老伴兒去濱河公園鍛煉,占路市場將公園門堵死了,100多米的路,有時10分都過不去。還有賣水產的商販將攤位擺在公園門口,現場宰殺活魚,弄得到處是魚腥,看著就噁心。為此,他和其他居民曾多次到門頭溝區委區政府信訪接待室反映情況,不知什麼原因,占路市場的問題至今沒有得到解決。
  張女士是清頤敬老院的工作人員,這個敬老院就在這條路上。她告訴記者,2013年7月的一天上午,敬老院一老人突發急病,需送醫院救治,結果由於占路市場阻塞交通,救護車進不來,情急之下,大家只好跑到街上動手驅趕商販打通道路。
  張女士說,對於劇場東街這一占路市場,他們曾多次向門頭溝區城管、工商等部門反映過,誰知,問題不但沒有得到解決,反而還有人在此公開收費,她表示不可思議。
  文並攝/本報暗訪組
  開車路過的這位“主任”(圈中男子)幫著收費人員證實其身份,事後記者查詢到車內男子是居委會負責綜治的副主任
  居委會主任:月收費超五千 部分款項用於社區不給發票為避風險城管稱不知收費情況工商證實早市未登記
  3月27日上午,《法制晚報》記者就劇場東街占路早市收費一事,採訪了劇場東街社區居委會的張主任。面對記者,她承認居委會派人收錢的事實,並稱部分錢用於了社區。不過她拒絕透露具體用途。
  對話居委會

  月收費超五千元收費由居委會組織
  法制晚報(以下簡稱FW):請問市場收費的是什麼人?和居委會是什麼關係?
  張主任(以下簡稱張):收費是劇場東街居委會組織的,收費人是“自管會”(註:早市自我管理委員會)的成員,成員是選出的。
  FW:選擇收費人員是根據什麼標準?
  張:是大家(註商販)選的,有5個人,也是自管會的。
  FW:能說一下居委會收了多長時間錢嗎?收了多少錢?張:收費從2013年5月開始,每月收費5000—6000元。
  FW:這些錢居委會如何處理?具體用途是什麼?
  張:所收費用部分用於社區,有賬可查,不過查賬需出示相關手續。
  管早市滿足群眾需要不給收據避風險
  FW:為什麼要收這筆費用?依據是什麼?
  張:劇場東街占路早市已經存在10多年了,嚴重影響了周圍群眾的出行,對此,居委會也多次向上級和有關部門反映過,城管等單位也曾多次聯合清理過,但每次清理後很快就恢復,原因是群眾生活確實需要。由於門頭溝城市建設需要,距離近的市場被拆除了,買菜不方便,因此逐漸形成了這麼一個早市。
  為了既不影響交通,又解決群眾買菜難的問題,在街道、城管的建議下,自去年5月起,就由居委會出頭將早市管了起來。
  FW:收錢為什麼不給收據?張:要規避風險,因為收費就要承擔風險,市場發生所有的問題都要承擔、負責。我們不是經濟實體承擔不了,所以沒有收據,什麼都沒有。
  記者追訪

  城管不知收費情況工商證實市場未登記
  就劇場東街占路早市收費一事,4月14日記者聯繫了門頭溝城管大隊。該大隊一正在值班的女工作人員稱,該早市是劇場東街居委會設立、管理的,主要是為了方便周圍群眾買菜。城管大隊為他們規定了時間:每天上午10時結束。
  至於向商販收費一事,該工作人員表示不知道。
  記者上午致電門頭溝工商部門,證實該早市沒有登記,是個非法早市。
  法律專家

  未獲批收費涉嫌違法
  中國政法大學經濟法教授符啟林接受《法制晚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占路、收費需經特定部門批准。占路許可和收費權都屬於特定部門,收費標準也有嚴格的規定,否則涉嫌違法審批或違法收費。
  符教授指出,收費時應使用財政部門印製的收費專用收據。城市道路臨時占用費收入納入財政專戶儲存管理,由公安、市政部門用於城市市政建設、道路管理和養護維修,具體分成由市政府確定。符教授認為,劇場東街居委會在未獲批的情況下擅自收費涉嫌違法。
  派出所

  已記錄甄別身份考慮處理
  今天上午,記者就門頭溝劇場東街早市有無證人員亂收費一事向大峪派出所報案,接警值班人員告訴記者,可以將相關視頻資料送到派出所,讓民警具體分析、甄別收費人員的身份,再考慮下一步的處理方案,並稱已將記者的電話所報告事項記錄在案。
    文並攝/本報暗訪組
(編輯:SN094)
創作者介紹

墊子

ch12chnpf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